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活着多好呀

作者:汪曾祺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03-01
开本: 32开 页数: 256
本类榜单:文学销量榜
中 图 价:¥23.9(4.6折) 定价:¥52.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活着多好呀 版权信息

  • ISBN:9787505744417
  • 条形码:9787505744417 ; 978-7-5057-4441-7
  • 装帧:精装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活着多好呀 本书特色

★ 现当代散文大师汪曾祺,师从沈从文,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贾平凹称他为“文狐”
高考学生必读的散文作家之一,曾有多篇文章入选高考试卷。
★ 品读大师妙趣文章,观风物、品美味、怀故人、谈人生,享受生活的美好、真实和诗意
本书收录汪曾祺36篇散文佳作,至淡至浓,清雅风趣,从寻常生活中,学习大师生活智慧,品人间千滋百味。
★在复杂的世界里守一颗赤子心,“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
当心情焦躁不安,无法宁静时,不妨读一读汪曾祺,向他学习如何既能享受生活的美妙之处,又能和世界的黑暗和平相处。
★集文学家、美食家、生活家于一身的全才,备受贾平凹、曹文轩、铁凝、蒋勋、冯唐等文学名家们推崇

活着多好呀 内容简介

" 《活着多好呀》是现当代散文大师汪曾祺20周年纪念珍藏版散文集,由汪曾祺后人汪氏亲自审定。
本书收录汪曾祺观风物、品美味、怀故人、谈人生的经典散文作品,包括《岁朝清供》《花园》《礼拜天的早晨》《一辈古人》《端午的鸭蛋》等名篇。他在书中写道:“我写这些文章的目的是使人觉得:活着多好呀!”
书中传递了一代大师坦然纯净的人生态度,对人世满腔热爱、对万物钟情的生活情趣。谨以此书献给所有追求生活的美好、真情和诗意的人。
"

活着多好呀 目录

第—章 草木本心


岁朝清供


花园


淡淡秋光


果园杂记





第二章 人世春秋


故乡人


和尚


名优逸事


旧病杂忆


风景


下水道和孩子


沽源


大妈们


礼拜天的早晨


一辈古人




第三章 难得从容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小说回顾


又读《边城》


谈风格


谈幽默


城隍?徒弟?灶王爷


西窗雨


难得*是得从容


觅我游踪五十年


读廉价书




第四章 活着多好呀


葵?薤


豆腐


端午的鸭蛋


栗子


豆汁儿


萝卜


手把肉


家常酒菜


肉食者不鄙


《吃的自由》序


王磐的《野菜谱》


《旅食与文化》题记



展开全部

活着多好呀 节选

《花园》(节选)
故乡的鸟呵。
我每天醒在鸟声里。我从梦里就听到鸟叫,直到我醒来。
我听得出几种极熟悉的叫声,那是每天都叫的,似乎每天都在那个固定的枝头。
有时一只鸟冒冒失失飞进那个花厅里,于是大家赶紧关门、关窗子,吆喝、拍手、用书扔、竹竿打,甚至把自己的帽子向空中摔去。可怜的东西这一来完全没了主意,只是横冲直撞地乱飞,碰在玻璃上,弄得一身蜘蛛网,*后大概都是从两椽之间的空隙脱走。
园子里时时晒米粉、晒灶饭、晒碗儿糕。怕鸟来吃,都放一片红纸。为了这个警告,鸟儿照例就不来,我有时把红纸拿掉让它们大吃一阵,到觉得它们太不知足时,便大喝一声赶去。
我为一只鸟哭过一次。那是一只麻雀或是癞花,也不知是从什么人处得来的,欢喜得了不得,把父亲不用的细篾笼子挑出一个*好的来给它住,配一个*好的雀碗,在插架上放了一个荸荠,安了两根风藤跳棍,整整忙了一半天。第二天起得格外早,把它挂在紫藤架下。正是花开的时候,我想那是全园*好的地方了。一切弄得妥妥当当后,独自还欣赏了好半天,我上学去了。一放学,急急回来,带着书便去看我的鸟。笼子掉在地下,碎了,雀碗里还有半碗水,“我的鸟,我的鸟呢!”父亲正在给碧桃花接枝,听见我的声音,忙走过来,把笼子拿起来看看,说“你挂得太低了,鸟在大伯的玳瑁猫肚子里了”。哇的一声,我哭了。父亲推着我的头回去,一面说“不害羞,这么大人了”。
有一年,园里忽然来了许多夜哇子。这是一种鹭鹜属的鸟,灰白色,据说它们头上那根毛能破天风。所以有那么一种名,大概是因为它的叫声如此吧。故乡古话说这种鸟常带来幸运。我见它们做窠了,去告诉祖母,祖母去看了看,没有说什么话。我想起它们来了,也有一天会像来了一样又去了的。我尽想,从来处来,从去处去,一路走,一路望着祖母的脸。
园里什么花开了,常常是我**个发现。祖母的佛堂里那个铜瓶里的花常常是我换新的。对于这个孝心的报酬是有需掐花供奉时总让我去,父亲一醒来,一股香气透进帐子,知道桂花开了,他常是坐起来,抽支烟,看着花,很深远地想着什么。冬天,下雪的冬天,一早上,家里谁也还没有起来,我常去园里摘一些冰心蜡梅的朵子,再掺着鲜红的天竹果,用花丝穿成几柄,清水养在白瓷碟子里,放在妈(我的**个继母)和二伯母妆台上,再去上学。我穿花时,服侍我的女用人小莲子,常拿着掸帚在旁边看,她头上也常戴着我的花。
我们那里有这么个风俗,谁拿着掐来的花在街上走,是可以抢的,表姐姐们每带了花回去,必是坐车。她们一来,都得上园里看看,有什么花开得正好,有时竟是特地为花来的。掐花的自然又是我,我乐于干这项差事。爬在海棠树上、梅树上、碧桃树上、丁香树上,听她们在下面说:“这枝,哎,这枝这枝,再过来一点,弯过去的,喏,哎,对了对了!”冒一点险,用一点力,总给办到。有时我也贡献一点意见,以为某枝已经盛开,不两天就全落在台布上了,某枝花虽不多,样子却好。有时我陪花跟她们一道回去,路上看见有人看过这些花一眼,心里非常高兴,碰到熟人同学,路上也会分一点给她们。
想起绣球花,必连带想起一双白缎子绣花的小拖鞋,这是一个小姑姑房中的东西。那时候我们在一处玩,从来只叫名字,不叫姑姑。只有时写字条时如此称呼,而且写到这两个字时心里颇有种近于滑稽的感觉。我轻轻揭开门帘,她自己若是不在,我便看到这两样东西了。太阳照进来,令人明白感觉到花在吸着水,仿佛自己真分享到吸水的快乐。我可以坐在她常坐的椅子上,随便找一本书看看,找一张纸写点什么,或有心无意地画一个枕头花样,把一切再恢复原来的样子,不留什么痕迹,又自去了。但她大都能发觉谁来过了。到第二天碰到,必指着手说:“还当我不知道呢。你在我绷子上戳了两针,我要拆下重来了!”那自然是吓人的话。那些绣球花,我差不多看见它们一点一点地开,在我看书做事时,它会无声地落两片在花梨木桌上。绣球花可由人工着色。在瓶里加一点颜色,它便会吸到花瓣里。除大红的外,别种颜色看上去都极自然。我们常以骗人说是新得的异种。这只是一种游戏,姑姑房里常供的仍是白的。为什么我把花跟拖鞋画在一起呢?真不可解。姑姑已经嫁了,听说日子极不如意。绣球快开花了,昆明渐渐暖起来。
花园里旧有一间花房,由一个花匠管理。那个花匠仿佛姓夏。关于他的机灵促狭,和女人方面的恩怨,有些故事常为旧日佣仆谈起,但我只看到他常来要钱,样子十分狼狈,局局促促,躲避人的眼睛,尤其是说他的故事的人的。花匠离去后,花房也跟着改造园内房屋而拆掉了。那时我认识花名极少,只记得黄昏时,夹竹桃特别红,我忽然又害怕起来,急急走回去。
我爱逗弄含羞草。触遍所有叶子,看都合起来了,我自低头看我的书,偷眼瞧它一片片地开张了,猝然又来一下。他们都说这是不好的,有什么不好呢。
荷花像是清明栽种。我们吃吃螺蛳,抹抹柳球,便可看佃户把马粪倒在几口大缸里盘上藕秧,再盖上河泥。我们在泥里找蚬子、小虾,觉得这些东西搬了这么一次家,是非常奇怪有趣的事。缸里泥晒干了,便加点水,一次又一次,有一天,紫红色的小嘴子冒出了水面,夏天就来了。赞美**朵花。荷叶上花拉花响了,母亲便把雨伞寻出来,小莲子会给我送去。
大雨忽然来了。一个青色的闪照在槐树上,我赶紧跑到柴草房里去。那是距我所在处*近的房屋。我爬上堆近屋顶的芦柴上,听水从高处流下来,响极了,訇——,空心的老桑树倒了,葡萄架塌了,我的四近越来越黑了,雨点在我头上乱跳。忽然一转身,墙角两个碧绿的东西在发光!哦,那是我常看见的老猫。老猫又生了一群小猫了。原来它每次生养都在这里。我看它们攒着吃奶,听着雨,雨慢慢小了。

活着多好呀 作者简介

 汪曾祺,当代着名小说家、散文家、戏剧家。
  文学家中的美食家,美食家中的生活家,生活家中的士大夫。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纯粹的文人”“中国ZUI后一个士大夫”。
  他生于江南,居于京城,遍历战乱,饱尝荣辱,却用一生的沉淀,写出至淡至浓的优雅与情致。
  其文章朴实平淡,有空山新雨后的清新之味,深得自然之意趣,往往于不经意中渗出人性的美好与诗意的享受。让人拿得起,放不下,久读成瘾。主要作品有:《人间草木》《受戒》《人间之味》《自得其乐》等。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