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勢利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分析了人們的種種勢利心理,旁征博引,揮灑自如,文筆之詼諧,讓人不時捧腹大笑,笑過之后又禁不住冒一身冷汗,原來自己的勢利眼心理一點兒也不比別人少。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2017-05-01
開本: 32開 頁數: 276頁
排名:文化銷量榜 1
中 圖 價:¥11.9(3.3折) 定價:¥36.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勢利 版權信息

  • ISBN:9787201115405
  • 條形碼:9787201115405 ; 978-7-201-11540-5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勢利 本書特色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個大勢利眼,喜歡夸耀自己錢多和娶俗氣的女人。
弗吉尼亞·伍爾夫在《我是勢利眼嗎?》一文中承認了自己的勢利傾向,她與牛津大學政治哲學家以賽亞·伯林晤面后,寫信給友人說:“我認為他是個吞火的小丑。”伍爾夫還用勢利對付文壇對手,曾經攻擊才華遠超于她的詹姆斯·喬伊斯“毫無教養”。
普魯斯特早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勢利眼,晚年卻變成一名z偉大的勢利眼鑒別家和批評家。他認為勢利“是對與性格無關之物的贊慕”,即對表象的過分重視。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喜歡到餐廳一類公共場所去試探自己的名氣,如果沒人認出他(這是常事),他還會有點失望。
安迪·沃霍爾一直都無比渴望成名,但他*不盲目。他對社會地位的一套體系有非常明確的認識,知道如何從曼哈頓廣告和藝術界一點點積累時尚圈z強大的人脈資源。他尚未成名之時就醉心于與名流交游。杜魯門·卡波特回憶說,安迪·沃霍爾有一段時間每天都給他寫信,還總在他家門口轉悠。
蘇珊·桑塔格的魅力究竟從何而來呢?答案就在于她將勢利心態和自我推銷的技巧成功地結合了起來。桑塔格的出版商將她精心包裝成一個深邃、美麗、前衛、法國化的嚴肅知識分子,只有在美國這個追捧歐洲文化的勢利心態以及文化自卑感揮之不去的地方,她才能夠獲得現有的成功。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個大勢利眼,喜歡夸耀自己錢多和娶俗氣的女人。
弗吉尼亞·伍爾夫在《我是勢利眼嗎?》一文中承認了自己的勢利傾向,她與牛津大學政治哲學家以賽亞·伯林晤面后,寫信給友人說:“我認為他是個吞火的小丑。”伍爾夫還用勢利對付文壇對手,曾經攻擊才華遠超于她的詹姆斯·喬伊斯“毫無教養”。
普魯斯特早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勢利眼,晚年卻變成一名z偉大的勢利眼鑒別家和批評家。他認為勢利“是對與性格無關之物的贊慕”,即對表象的過分重視。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喜歡到餐廳一類公共場所去試探自己的名氣,如果沒人認出他(這是常事),他還會有點失望。
安迪·沃霍爾一直都無比渴望成名,但他*不盲目。他對社會地位的一套體系有非常明確的認識,知道如何從曼哈頓廣告和藝術界一點點積累時尚圈z強大的人脈資源。他尚未成名之時就醉心于與名流交游。杜魯門·卡波特回憶說,安迪·沃霍爾有一段時間每天都給他寫信,還總在他家門口轉悠。
蘇珊·桑塔格的魅力究竟從何而來呢?答案就在于她將勢利心態和自我推銷的技巧成功地結合了起來。桑塔格的出版商將她精心包裝成一個深邃、美麗、前衛、法國化的嚴肅知識分子,只有在美國這個追捧歐洲文化的勢利心態以及文化自卑感揮之不去的地方,她才能夠獲得現有的成功。
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無論是豪門貴胄還是販夫走卒,無論是社會名流還是凡夫俗子,人人都擺脫不了骨子里的勢利心理。勢利眼就像細菌一樣,無處不在。作者以美國社會為例,分析了人們的種種勢利心理,旁征博引,揮灑自如,文筆之詼諧,讓人不時捧腹大笑,笑過之后又禁不住冒一身冷汗,原來自己的勢利眼心理一點兒也不比別人少。

勢利 內容簡介

本書共分為兩大部分, 主要內容包括彼此彼此、勢利小人論、勢利如何運作、民主勢利眼、職業攀比心、品味不錯、勢利絕跡之境、對地位的精妙迷戀、我心交付與貪婪、名校勢利眼等。

勢利 目錄

**部分

彼此彼此 003
勢利小人論 013
勢利如何運作 019
民主勢利眼 026
職業攀比心 035
嗚呼!貴族,你到底在哪兒? 043
階級(幾乎)“下課” 058
品味不錯 068
勢利絕跡之境 077
對地位的精妙迷戀 084

第二部分

我心交付與貪婪 095
名校勢利眼 106
親愛的老耶佛頓 113
俱樂部勢利 125
知識分子勢利眼,或曰(不計其數的)少數幸運兒 135
政治勢利眼 146
同性戀和猶太佬 135
“同樣的新玩意兒” 165
少打名人牌! 177
令人琢磨不透的名氣 188
崇英、崇法與種種崇外怪癖 196
勢利眼的餐桌 209
局內人的藝術 221

尾聲

局部沉疴 237

相關書目 248

譯后記 255
展開全部

勢利 節選

我**次注意到這種攀比子女的勢利行為,是在我兒子上大學的時候。當時我遇到了幾個同齡人,聊起了各自的子女。他們問我兒子是不是在上大學,我說是的,在斯坦福--當時我就感覺自己甩出了一張"大王"(我總想回答說:是的,我兒子在塔弗茨大學,我女兒在塔夫綢大學,好在我還能管住自己的嘴)。我覺得這種討論很像一場牌局,叫"名校勢利牌",子女的學校就是各自的牌面:布朗大學、杜克大學、普林斯頓大學、耶魯大學、哈佛大學、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巴黎索邦大學、巴黎高等師范學院。如果自家孩子上的是阿拉巴馬農工大學,父母顯然就不太愿意出牌了(出完還得趕緊解釋:"呃,我家女兒對表演研究很有興趣,,恰好這所學校呢,就是這個專業非常強。"),子女在大專或者社區學院讀書的父母就更別提了。一旦父母作此招供--沒錯,這種解釋無異于招供,牌友就會琢磨你究竟犯了什么錯,才讓這個寶貝得不得了的孩子淪落到毫無前途的地步。況且,他總會深想一步,琢磨你這個人本身究竟有什么毛病。  等到子女走向社會,開始選擇自己后半生的職業,攀比就會愈發嚴重。大學勢利牌打完之后,緊跟著又是一場工作勢利牌。子女的職業是不是公認的"過得去"的工作?至于什么叫"過得去",要取決于當事人的生活圈子。在開明階層當中,子女從事藝術領域的工作,或者在電影業(沾邊就算)工作,或者在社會福利領域工作,當廚師或者正要去學烹飪,在醫藥領域或科學領域工作,教書、做木工、制造古鋼琴或者修繕小提琴等,都算"過得去"的工作。當然,如果這些工作收入不菲,那就更好了。不過,如果他們通過所謂的"卑下而缺乏想象力"的途徑來賺錢,比如當個會計或者經營一家小店,顯然不能算是"過得去"的職業。  不過,目前這種攀比的規則變得越發復雜,因為勢利眼現在必須接受階層存在向下流動的趨勢,也就是說,子女的職業階級可能不會超過他的父輩,這大概是美國社會前所未有的景象。1781年,約翰·亞當斯給妻子寫了一封著名的家書,信中說道:"我必須研究政治和戰爭,這樣我的兒子才能自由學習數學和哲學。而我的兒子都應該學習數學、哲學、自然歷史、造船學、商學和建筑學,這樣他們的孩子才有機會學習繪畫、詩歌、音樂、建筑、雕塑、編織和瓷藝。"  如果今日美國新移民的祖父那代人說這句話,可能還得改寫一下::"我必須得開一間干洗店,所以我的兒子才有機會上醫學院和法學院,而這是為了讓孫輩有機會學習社會學和溝通學,再讓下一代有機會經營服裝精品店、在先鋒劇院里演出、在咖啡店里打工。"勢利的標準并非一成不變,而是隨著時代變遷而變化。其實勢利完全可以作為一套探測時代演變的*靈敏的警報系統。不過如果勢利眼的子女不幸遭受了勢利攻擊,那么勢利眼的評判標準也可以立即變得很寬松活泛。勢利影響的可不僅僅是一代人。有時子女給勢利眼造成的尷尬,絕對不亞于反猶主義者出席一場猶太教哈西德教派的家庭野餐。

勢利 作者簡介

約瑟夫·艾本斯坦(Joseph Epstein)出生于猶太家庭,美國著名散文家,西北大學文學教授,《美國學者》 雜志主編,《紐約客》專欄作家,文化批評家,著述甚豐。2003年,被國家 人文基金會授予國家人文學科獎。
作品有:散文集《熟悉的領域——美國生活觀察》《似是而非的偏見》 《八卦:人類的非凡追求》《嫉妒:第七宗罪》;短篇小說集《高爾丁的男 孩們》等。
馬紹博
青年譯者,上海外國語大學翻譯碩士,已出版《讓達成目標成為習慣》 等多部譯作。

商品評論(0條)
暫無評論……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